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臺聯映像 > 圖片頻道 > 圖片頻道

田富達:見證共和國誕生的“臺灣阿甘”

時間:2018-10-15  來源:  作者:

1929年在臺灣新竹出生的田富達被媒體稱為“臺灣阿甘”,從寶島臺灣到祖國大陸,從一貧如洗的高山族少年到臺盟中央名譽副主席,田富達的人生歷程飽含了祖國母親與一個民族無法割舍的深情。

他是一貧如洗的高山族少年,他是臺灣少數民族戰士,他是開國大典的少數民族代表,他是臺盟中央名譽副主席,他被媒體稱為“臺灣阿甘”,他是田富達。從寶島臺灣到祖國大陸,他的人生歷程飽含了祖國母親與一個民族無法割舍的深情。

田富達是臺灣高山族的泰雅人,年幼的他早已是家里的“頂梁柱”。家里有兄弟姐妹8人,他上面的五個兄弟姐妹都早早地夭折了,田富達的父母也因為過度的勞累和疾病先后去世,田富達10歲的時候,便學會了照顧弟弟,承擔起家庭的重擔。

1943年2月,為了養育年幼的弟弟,田富達不得不在日本人開設的農林公司打零工。他種過杉樹、橘子、檸檬,還在保甲事務所當過勤雜工,直到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農林公司倒后,田富達失業了。

田富達在憂心如何養育兩個弟弟的時候,國民黨的招兵海報吸引了他的注意,入伍后的月薪比打零工多幾十倍,田富達當場簽名參軍。“1946年12月25日,我們被趕上火車到達基隆。”田富達喃喃自語:“此前沒有任何人告訴我們要離開臺灣,到了山東魚臺,我們才知道來大陸了。”

到達山東魚臺的當天下午,田富達經歷了他人生中第一場戰斗,可是他和眾多臺灣少年一起漂洋過海,在第一場戰役的時候就做了俘虜。山迢水遠、人海茫茫,田富達選擇加入解放軍,留在了部隊。

到達大陸1個月之后,田富達成為了解放軍隊伍中一名臺灣少數民族戰士,經過短暫的整訓,田富達被編入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三縱隊第七旅。此后,他隨部隊在山東、安徽、河南等地參加了8次戰斗。八路軍告訴他:他們是農民子弟兵,共產黨的隊伍,是為了推翻地主的壓迫才當兵的。

1947年6月在晉冀魯豫野戰軍渡過黃河南下千里躍進大別山作戰前夕,劉伯承、鄧小平親自作出指示,安排所部的臺灣籍戰士調出野戰部隊進入晉冀魯豫軍政大學(1948年3月更名為華北軍政大學)學習。

1947年,晉冀魯豫軍政大學積極招收臺灣籍學員,設立“臺灣隊”,田富達前往河北省南宮縣進入該大學學習。在該大學,田富達和其他130多名臺灣籍戰友(其中高山族十余人)被大學編為“臺灣隊”,獲得優待。1948年10月,田富達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9年8月,華北軍大臺灣隊中的少數民族學員被召集在一起,傳達了一封中央的來信,內容是臺盟作為新政協會議的參加單位,將有5個代表名額。而其中的一位,要從華北軍大的少數民族同志中推選。田富達因為平時表現優秀,被推選為參加新政協會議的代表。

1949年9月27日,剛剛20歲的田富達,作為臺灣民主自治同盟會的5名代表之一出席了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并作了發言 。 田富達在大會上,介紹高山族的歷史及臺灣當局的情況。大會閉幕時,華北軍政大學 的臺灣隊向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毛澤東 獻旗。

1949年10月1日下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典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田富達作為臺盟的一位民族代表和新中國的締造者們一起登上了莊嚴的天安門城樓,參加了開國大典。

掀開共和國的史冊,在天安門城樓上參加開國大典的親歷者中至今健在者已是為數極少了。

回憶起那一天,田富達感慨萬千:“我們軍大臺灣隊是接到通知要參加開國大典的分列式的。” 在軍大臺灣隊里,有不少像他一樣的臺灣少數民族,這些日據時的“生番”、日本投降的“二等公民”,如今,也成為開國大典的親歷者。

田富達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開國大典那一天,第一屆政協的委員都登上了天安門城樓,3點整,我們就站在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宋慶齡、董必武等國家領導人身后,親耳聆聽毛澤東主席向世界莊嚴宣告的洪亮聲音。”

1954年,田富達當選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當時毛主席接見的時候因為時間緊迫,相關部門提醒我們,就不要爭著和主席握手了。誰知道接見時毛主席一眼把我認出來了,我就上去跟毛主席握了手。”田富達至今仍然珍藏著毛主席親筆簽名的民委委員通知書,這張通知和與毛主席握手的經歷,成為田富達心中珍貴的回憶。

1956年春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提出要給在中國大陸的高山族人士創造“學習機會”,田富達隨即從全國選調了60多人,集中到武漢的中南民族學院政治系的“臺灣高山族研究班”進行培訓。1957年9月,中南民族學院政治系的“臺灣高山族研究班”正式設立。

田富達對人大民委始終有著難以割舍的感情。他說:“這么多年來,每到春節我們一屆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的老人都要聚一聚。黃建東、崔健行、藏冬和、李淇……大概有十來個人,我們以前經常在一起,這些年大家年紀越來越大,人也越來越少,后來就沒有再聚成了。”

1976年,田富達從全國人大調到臺盟工作。他當選為第五屆至第八屆的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他連續擔任了44年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是全國人大歷史上專門委員會委員任職時間最長的一位。

田富達歷任第一至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一至八屆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政協第二、三、四、五、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臺盟第一屆總部理事會理事,臺盟第二、三屆總部理事會副主席,臺盟第七屆中央委員會名譽副主席,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副會長,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理事,中華愛國工程聯合會理事,中華民族團結進步協會副會長。

.

采訪期間,田富達的夫人一直伴在左右,雖早已過了古稀之年,但仍可依稀看得出她年輕時的風采。她的祖籍也是臺灣,是旅日歸僑,20世紀50年代初回到祖國后先在北京華僑補習學校學習,后來在國家旅游局工作。

2004年,田富達離休后,他和老伴經常到萬壽路俱樂部游泳、打球、健身,晚年生活十分充實,田富達喜歡打臺球,打橋牌……他的夫人喜歡游泳。經過了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兩位老人相濡以沫,相伴到老。

這些年,田富達始終牽掛著他的兩個弟弟,他曾就托老戰友的哥哥劉天榮給弟弟帶了一封信,弟弟很快就收到了信,聯系上了以后,大弟弟1989年經香港來的北京,兩個人多年未見還認識彼此。田富達把弟弟接到賓館后敘舊,仿佛有說不完的話,講不完的故事。

田富達時時刻刻想念臺灣的弟弟,他的弟弟和侄子也曾來北京看望自己。一家人雖相隔甚遠,卻經常電話往來,相互問候,兩岸親人重逢的畫面也甚是溫馨。

田富達作為當年參加新政協會議代表中年齡最小的一位,現在都已是耄耋之年……“我愛國家,愛共產黨,是共產黨,是毛主席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田富達說他的傳奇經歷,代表了當時全國各民族空前團結、平等參政的意愿。就像阿甘一樣,田富達是一段重要歷史時期的見證者。而這段歷史,也永久地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友情鏈接
管理頻道:聯系我們
北京市臺灣同胞聯誼會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臺聯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3798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0582
乱伦电影-强奸乱伦电影-日本乱理伦片在线观看